“美女营销”过度 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会所?币安高管被疑为老赖

“美女营销”过度 加密货币交易平台成会所?币安高管被疑为老赖
中国网财经5月9日讯,此前中国网财经曾报道,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因受到攻击被迫停止交易一事。而在币安受到攻击之后,由其联合创始人极力推导的“美女营销团队”所展现的“售后服务”更是令用户无比诧异。在币安令用户反感的“美女营销”之外,币安不断打“擦边球”则引来了诉讼缠身。与此同时,联合创始人也陷入“老赖”质疑之中。诉讼缠身 “美女营销”惹反感4月29日,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币安因为域名被攻击,中文区用户的交易页面出现卡顿或无法访问的情况。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随即针对用户登录入口发布了解决措施和备用链接。此后,由何一主导的“币安101女团”队员,将该条信息在各个用户群众扩散。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上述团队在用户群中与大量用户产生了激烈的对骂,其中不乏“满口喷粪”、“关你屁事”等侮辱性言语。币安因此受到诸多用户“并不专业”、“像会所”的质疑。除此之外,该团队成员还在用户群中大规模发布隐私照片,而后其联合创始人又称照片系泄露,颠倒黑白的言语也令用户对币安大失所望。同样的,币安还曾推出充值送女生‘私密小礼物’营销活动。知名区块链项目MakerDao曾发推暗讽:“币安看上去已经找到了他想要的人”。一边是币安令用户反感的“美女营销”,另一边则是币安不断打“擦边球”引来的诉讼缠身。据外媒报道,4月3日,美国纽约南区法院收到一系列集体诉讼,罗氏弗里德曼律所指控币安、Kucoin、Bibox等加密公司向美国投资者出售未经注册的证券产品。对此,金融科技律师Richard B.Levin称,本次诉讼很可能会被法院审理,因为美国近期集体诉讼被驳回的可能性很小,而且这些诉讼可能会对被起诉的公司造成沉重损失。一位熟悉此事的匿名消息人士称,原告预计法律争执需要3到4年。在讨论潜在的金钱损失时,该人士表示:“可能仅币安就会损失数十亿美元。”另外,在韩国,币安也被指控盗用客户价值接近100万美元的加密资产。正在调查此案的网络安全咨询公司HackControl代表表示,币安冻结了一个包含近100万美元加密资产的账户,账户所有人指控该交易所员工无故挪用公款。该用户称,币安交易所冻结了价值858999美元的资产,其中包括BTC、ETH、LTC、IOTA、ZEC、EOS等多种加密货币资产。该用户称,币安自2018年11月21日以来一直与他们保持着持续的沟通,至今仍未归还资金。币安表示此笔资金是应韩国执法机构要求冻结,并督促该用户尽快联系警方。不过据该用户称自己并没有受到警方指控。HackControl则称已经发现其他类似案例,预计总损失约为300万美元,人们怀疑币安员工涉嫌故意挪用资金,以潜在的方式致富。受害者正准备提起集体诉讼,对币安提出刑事指控。4月9日,针对此事,币安发布声明称,韩国加密货币项目(受害人)成为上币费骗局的受害者,损失了3995枚ETH,随后他们向韩国执法机构报案。声明显示,嫌犯通过获得受害人邮件的方式,获悉受害人计划找交易平台上币,嫌犯虚构自己“币安代表”的身份向受害人发送邮件,许诺可让受害人通过付费,让其加密货币在币安交易平台以及其他相关平台上币。随后,嫌犯收到了价值大约1百亿韩元的加密货币(ETH)汇款,作为受害人的上币保证金。根据警方的调查结果,这些诈骗资金转入了一位币安用户的账户,该用户的名称缩写为B.K。2019年1月18日,韩国执法机构与币安联系,要求将被骗资金由B.K.账户转回给受害人。在采取详细调查及身份确认后,币安按照韩国执法部门的要求将被骗资金转回给受害人,并告知B.K账号的所有人关于韩国执法机构已经对其开展刑事调查以及相关的决定。尽管币安对此做出了解释,但投资人并不买账。一位市场人士对中国网财经表示,很多加密货币项目为了能够在平台上交易,需要向平台缴纳很大一笔上币费,对于项目本身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支出,在选择上会十分谨慎。币安作为目前最知名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如何能让人轻易虚构“上币代表”的身份?因此,这件事或许还有些内因存在。联合创始人成“老赖”?相比发展重心偏移、麻烦缠身的币安,其联合创始人何一也是“自顾不暇”。2019年6月21日,一则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公布的信息将矛头指向了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信息显示,由“何英”担任法人的宁波何英物资有限公司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执行标的为60万元。同时,宁波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对宁波何英物资有限公司及其法人何英下发限制消费令,限制其购买不动产、旅游、度假、乘坐G字头动车组列车等高消费行为。此外,天眼查还显示,宁波何英物资有限公司存在一起重大税收违法。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期间,宁波何英物资有限公司曾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过千万。案件信息显示,宁波何英物资有限公司对外虚开增值税销项发票96份,金额894.79万元,税额152.11万元。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对其处以30万元行政处罚并移送司法机关。据天眼查数据,何英名下除了宁波何英物资有限公司外,还有其余三家公司,分别为有一个姑娘(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省点时间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币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其中除有一个姑娘(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外,其余公司均已注销或被吊销。据悉,何一原名“何英”,此前另一加密货币交易平台OKCoin创始人徐明星也曾在个人社交软件上指出,何一为其艺名。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币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原名上海比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2017年9月7日经过工商变更名字后,新增何英为股东。而根据公开资料,何一加入币安的时间正好为2017年8月8日。同时,该公司所在行业从其他专业咨询变更为其他科技推广和应用服务业,还新增了(网络、计算机)科技领域内的技术开发、技术转让、技术咨询、技术服务几项经营范围。2018年10月,该公司获得祥峰投资战略投资,与币安同期对外的宣传相符。另外,从早期币安的流出来的照片来看,“Binance币安”与“上海比捷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也同为一家公司。针对上述物资公司违法行为,何一并没有正面回应,但其曾在朋友圈暗示为同行甩锅,并表示后续将交由律师处理。其提到:“2015到2017年在一下科技负责市场,忙得脚不沾尘,17年到现在又忙着做币安开拓全球市场,还有闲心在宁波开一个欠款几十万的物流公司?”资料显示,2019年4月29日,宁波何英物资有限公司的企业状态已从存续变为吊销,其余两家公司也均在2019年注销或清算了。 (责任编辑:胡朝辉)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